醫起聊

傑夫醫師的臨床手札:「再也不敢小看闌尾切除術」

臨床手札 2021/09/25這個週末傑夫醫師值班 這次要從一個不起眼的闌尾切除術開始說起 闌尾炎常以急刀的姿態出現在手術室 傑夫已經司空見慣了 進行術前訪視的時候就知道病患有高血壓、糖尿病及末期腎病變的病史 禮拜五才洗完腎 這暗示著病患處於較低血容的狀態(Hypovolemia)可以預期術中血壓不會太好控制 不料待得傑夫進到手術室 抬頭一看生命徵象監測儀 病患血壓只有8X/5X 血氧濃度只有驚人的78% 體溫一量是38.4 病患可能已經敗血性休克了 傑夫當下頭皮那是一個發麻 當即選用較不會影響血壓的鎮靜藥物(Midazolam)進行麻醉誘導 怎料完成氣管插管後再次查看血壓 只剩驚悚的4X/3X 傑夫當時害怕極了 還是先請麻姐姐甲嘗試建立動脈導管(A-line)並著手進行中央靜脈導管(CVC)的置放 與此同時 也另請麻姐姐乙給予病患升壓藥(Ephedrine)並頻繁量測血壓卻遲遲不見起色 直到傑夫救星麻姐姐甲順利完成動脈導管的建立(血壓低的狀態下很難 因為幾乎摸不到脈搏)傑夫也完成了中央靜脈導管的置放 接著便是速速的給病患掛上持續輸注的升壓藥(Levophed)病患血壓才慢慢趨於穩定 到這時候傑夫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隨著血壓的改善 病患的血氧濃度也提升到穩定的97%以上 這時就會碰上另一個問題 手術結束要不要嘗試拔管呢? 畢竟術中我們數度嘗試停止升壓藥的輸注 病患血壓就像坐雲霄飛車般飛天遁地 評估起來病患短時間是很難脫離升壓藥了 所幸外科的帥氣學長果斷提出送病患去加護病房的提議 傑夫當然是欣然接受啦~

Read More »
老人
ĒSEN 專欄

醫生啊,我已經沒有求生意志了|老年孤獨的挑戰

畢業後不分科住院醫師訓練 ( Post-graduated year, PGY ) 的第一個月來到家庭醫學科,其中一項課程變是社區醫療的居家訪視...越來越多的年長或有困難的長照患者,會需要像這樣的居家醫療或在宅醫療的服務,我自己出身雲林,家裡也有高齡九十歲的爺爺,深知這樣的醫療服務還是有其價值與必要。

Read More »
牛痘病毒
ĒSEN 專欄

誰知道養貓會這樣?!

醫師檢查時,看到女子的整個右眼腫起來,結膜發炎且水腫,有膿狀分泌物;眼球因為腫脹而無法自由轉動。(圖三💬)

Read More »

還有問題想問